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火飞鸦是什么样的难道真的是用来攻城的吗

发布时间:2021-01-07 11:33:49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神火飞鸦是什么样的 难道真的是用来攻城的吗

有很多人认为《武备志》的神火飞鸦造型不适合飞行,应该不好用。再加上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恶意误导,使神火飞鸦屡屡被评为奇巧淫技。最近看了《经略复国要编》,发现神火飞鸦的使用记载,故收集一些资料,论述神火飞鸦的使用。

(图:传说中的神火飞鸦)

以前很疑惑,神火飞鸦所记载的战术与英国火箭的使用几乎一样,战术很成熟,很显然是经过大量实战总结的,但小编还没发现军队使用神火飞鸦的记载,对其使用时间也不确定,有人说它是明初的。

倒是朝鲜战争明军使用一种名为“神火飞箭”的攻城火箭,虽是一字之差,也不能将它当作飞鸦,最近读宋应昌的《经略复国要编》,无意中发现明军使用“神火飞鸦”的记载,因此可以断定神火飞箭就是神火飞鸦,毒火飞箭也应是装毒火药的飞鸦。

神火飞鸦是朝鲜战争的产物,在《经略复国要编》多有提及。平壤录:有建议者谓“军恐无利”,应昌出秘造火箭明火毒火试之原,靡不神验,曰:“以此御敌,何患不胜,军心乃安。” 神火飞鸦似乎是专门用来攻城的新式秘密武器,作者说他很给力“备万亿火龙神鸦秘密等器。”

神火飞鸦的基友“毒龙喷火神筒”是专门用于攻城的高射喷筒,竹筒长约3尺,装毒火药和烂火药,悬挂在高竿上,进攻城堡时,对准敌城墙垛口,顺风燃放,喷射火焰毒烟,致使守城敌人中毒昏迷,飞砂伤及双目而失去判向力等等。

《火龙神器阵法》·神火飞鸦

用篾造制,形若飞鸦,两傍设飞翅,腹悬神火,尾缚催火筒,逐风飞入城中,用鸦数百,火光蔽天,乘乱攻之,此其神机也。腹藏神火、飞火,中以爆火发之,尾缚推火。随风发去火鸦百只,满城火发,内外交攻,贼可擒矣。

《武备志》·神火飞鸦

用细竹篾为篓,细芦亦可,身如斤余鸡,宜长不宜圆,外用绵纸封固,内用明火炸药装满,又将棉纸封好,前后装头尾,又将裱纸裁成二翅,钉牢两旁,似鸦飞样,身下用大起火四枝斜钉,每翅下两枝,鸦背上鑚眼一个,放进药线四根,长尺余,分开订连四起火底内,起火药线头上,另装扭总一处,临用先燃起火,飞远百余丈,将坠地,方着鸦身,火光遍野,对敌用之,在陆烧营,在水烧船,战无不胜矣。

飞空击贼震天雷炮

其炮径三寸五分,状类球,篾编造,中间用纸杆一筒长二寸,内装送药,筒上安发药神烟,药线接着送药,外以纸糊十数层,油红色,两旁安辖风翅两扇。如攻城,顺风点信,直飞入城,待送药尽然,至发药爆碎,烟飞雾障,迷目鑚孔,烧贼打阵,亦如前法。

风大去之则远,风小去之则近,破阵攻城甚妙。其腹藏棱角数枚,一爆,角皆钉人身上,其尖上加醮虎药。送药进、飞空掷入贼营,轰开、火烧、烟迷,惟多最妙。(《中国历代军事装备》也提到明军与后金军在辽东作战时,曾使用过“飞空击贼震天雷”)

茅元仪曾任辽东副总兵,一生活动范围在北方。但他既非兵工人员,又非直接使用火器的下级军官,短期的军戎生活,也主要是充当高级幕僚。1635年明廷大吏徐光启(1562-1633)的门生韩霖所著的《守圉全书》中即尝批评其所纂的《武备志》:“兼收不择,滥恶之器,不可枚举”,且不知“有西洋炮而诸器皆失其利”①。

而《武备志》的同类型火箭“飞空击贼震天雷炮”的状类球形制与“神火飞鸦”宜长不宜圆相矛盾。而《火龙神器阵法》只提到“尾缚催火筒”,并没有提到四个火箭筒,某网友就对这四个火箭筒提出质疑,认为以那个时代的技术而言,要实现四根火箭同时点火且推力相当,是不可能。

我很郁闷,《武备志》的神火飞鸦图片绘制得那么糟糕,为何大家都将《武备志》的在小鸟上生硬的加上几个火箭的图当真呢?!

(图:《武备志》·神火飞鸦)

上图的神火飞鸦的四个喷筒是不需要加箭杆的,箭杆只会徒加重量,缩短射程,更重要的是会影响火箭本身的飞行平衡,,见此图应该是脑补图,而非实物图。

《武备志》是较早记载神火飞鸦的兵书,但其图片是画家想象的,可能是当时抄录的兵书无图片,也没有实物。后来有几本兵书抄录《武备志》,也将此想象图也收录了。倒是《帝国时代3亚洲王朝》复原的神火飞鸦较好,喷筒只有两个:

而小编认为神火飞鸭的形制与朝鲜战争传入日本的棒火矢类似,所谓飞翅其实是旋转翼:

神火飞鸦有“神火、明火、毒火、飞火、烈火”五种炸药,分别用于不同用途:

最近粗略看了一下《经略复国要编》,发现书中屡屡提到的“神火毒火等药箭”的“神火”会改为别的名称,比如明火、飞火、烈火。而神火、明火、毒火、飞火、烈火在《武备志》的发射爆炸弹的火炮多有一起提到,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指“神火飞鸦”

从《火龙神器阵法》与《武备志》神火飞鸦资料的不同来看,可见神火飞鸦资料并不齐全,两本书的作者还对原文都做了删改,《武备志》甚至加入了作者的理解,因此不能全信。

湖南白癜风医院

南京尖锐湿疣医院

北京耳鼻喉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