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云计算或成圈地圈钱障眼法各地建设热情高涨

发布时间:2021-01-21 05:28:15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云计算”这一时髦概念,正在一些地方演绎得风生水起,不仅仅是一二线城市,甚至三线、四线城市也纷纷表达了对云计算的建设热情,重金下注。对于这些地方来说,云计算是网络时代的巨大需求,还是圈地圈钱的障眼法?在盲目上马的同时,会不会造成设备闲置、资源浪费,谁又会从中获益?我们希望,地方应以商业思维来权衡以云计算建设,否则,这一信息时代的宠儿,难免会沦为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

设备或闲置 土地会升值

“云跃进”成圈地圈钱障眼法?

[ 按照摩尔定律,IT产品两年性能翻一倍,价格下降50%。也意味着,建成的云计算中心如果不能充分利用,很快就会贬值,唯一还有升值空间的可能是楼房和土地投入 ]

“对国内正在兴起的云计算热潮,我保持静观的态度。”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幼平1月10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云计算中心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如何将汇聚的信息资源通过实际应用分发出去,变成“及时雨”,给大众和企业带来真正的实惠,“我也急盼‘化云为雨’的应用出炉,但现在还没有。”

“既然云计算应用成熟的商业模式还在摸索中,大家就不应该一窝蜂抢着上。虽然国内云计算不能否定,但也不能肯定,我也在研究中。”李幼平说。

如果李幼平的表态尚算谨慎,那么最先在中国提出“云计算”概念的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和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亚勤,则一针见血指出了云计算热潮背后的根本问题。

张亚勤在微博中写道:“云计算的核心是‘数据,软件,服务’,而不是IDC。多个地方政府投巨资圈地买服务器建数据中心,是新版本的房地产商业,云计算要以市场驱动,应用服务为导向,软件为工具。”李开复用微博幽默地回复道:“云计算、‘雾’联网,成为两大忽悠经费土地工具。”

以上的表态,似乎已不能阻止云计算热潮在国内各省市持续发酵。

“云跃进”

1月7日,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在广州市人大会议天河团分组讨论会上透露,广州将投入18亿元来建设超级计算中心,现在正积极推进。与此同时,广州市科技和信息化局也正式发布了《关于加快云计算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2011~2015年)》,简称“天云计划”。

按照之前公布的信息,广州“天云计划”将实施一批云应用示范试点项目,电子政务、医疗卫生、文化教育、城市管理等重点领域,都将示范带动、以点带面地建立云计算公共服务平台。

相比之下,广州的“天云计划”还算是落后。2010年10月,工信部圈定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5个城市先行开展云计算服务创新发展试点示范工作。随后,国内就进入“云”涌时代,北京叫祥云,上海叫云海,深圳叫鲲云,重庆叫云端,杭州叫云超市,宁波叫星云,无锡叫云谷,苏州叫彩云,哈尔滨叫云飞扬,惠州叫惠云,秦皇岛叫数谷。

各地云计算的投资额和规划土地面积,也似乎在攀比中水涨船高。

去年1月,河北省工信厅与IBM、润泽科技公司共同宣布,在河北廊坊“润泽国际信息港”建设亚洲最大的云计算中心,占地面积达134万平方米,总投资额达98亿元。去年4月,重庆的两江新区开建“中国最大的云计算实验区”两江国际云计算中心,总投资400亿元。仅十多天后,这个“最大”就被当地开建的另一工程赶超,江津区云计算产业基地规划面积15平方公里,总投资达500亿元。

一时间,“云跃进”也开始在更小的城市上演,河北的涿州、河南洛阳市宣布投资50亿元建立云计算基地,还有新疆昌吉、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均加入云计算建设的行列。《第一财经日报》从公开资料初步统计,已有31个城市在建或正在规划云计算中心,至于投资额和占地面积已成为无法统计的数字。

而云计算投资热潮的“钱景”,似乎只有赛迪顾问最新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有些说明。赛迪顾问预计,到2012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达606.78亿元。“十二五”期间,我国云计算产业链规模可达7500亿至1万亿元人民币。有意思的是,赛迪顾问2011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167亿元,2012年约316亿元。

中国现有云计算市场到底有多大,未来会有多大?就连参与云计算架构的厂家也是雾里看花。

建设热情高涨

“一个月前,扬州招商局还力邀我们参与扬州云计算中心建设项目。”一位系统集成商负责人透露,其实不只是扬州,还有很多地方招商局都对自己公司发出了类似的邀请,但真正考查了解后发现,很多地方云计算中心项目只是其招商引资的噱头,“云计算中心建成后,该如何赚钱、如何运营,很多地方政府都没有想清楚。”

上述负责人指出,很多地方只是将云计算中心作为面子工程,为建而建,并没有将云计算IT资产真正运营起来。当初承诺的政府信息平台,也没有真正转移到云计算中心。

或许正基于此,有媒体在去年10月报道,于2010年5月18日破土动工廊坊润泽国际信息港,在建的只有两栋数据中心,大部分项目用地还只是正在生长的玉米地。本报试图联系该项目投资方——北京润泽科技公司,了解项目进展,却被告知公司不接受媒体采访。

“保守估计,北京、深圳和重庆的云计算中心设备利用率最多也就25%左右。”中兴通讯无线综合方案总监田锋表示,而这25%设备利用率的应用基本是虚拟机、虚拟软件和公共存储等初级云计算应用。

田锋指出,目前怎么用云计算、云计算能产生多大社会价值,还处于学术讨论和研究阶段,真正在商业领域成功的模式也是凤毛麟角。全球也只有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几家少数企业在自己的领域,想清楚了云计算的某些应用,根本不具备大范围推广的可能性。而且,谷歌、苹果和亚马逊在云计算应用成功的核心,对外也是秘而不宣。

据介绍,如果企业要用云计算中心,不仅要求企业数据全部放在云计算中心,还要求企业核心主业运营、关键应用都要放在云计算中心。基于目前云计算和网络环境的可靠性和安全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稍大型的企业都会选择自己架构私有云。多家互联网公司回复本报采访时均表示,公司偏向自建私有云,用户资料安全性更有保障。

“从这一点来看,国内各地推进云计算中心是有些冒进,实际的商业化过程中已遇到很多问题,而且无法解决。”田锋说。

买卖工具热

尽管如此,兴建云计算中心的热潮,还是让“卖工具”的国际IT巨头和国内系统集成商一直处于兴奋状况。因为,云计算中心建设,除了土建外,就是IT设备、电力和网络建设等。

“云计算市场的确存在旧酒装新瓶的现象。”深圳傲冠副总裁颜亦军指出,无论是IBM、HP等国际大厂,还是国内IT系统集成商,都还是在计算自己销售服务器、CPU等软硬件产品的数量。软硬件投资拉动,也是中国云计算热潮的集中体现。

比如,蓝汛与国内综合电视节目制作中心星光影视园打造的新媒体计算中心,规划的服务器数量就达到8万个。一位上海的云计算业内人士表示,他曾经访问过英特尔和AMD,这两家目前一年在全球的服务器销售是210万台,其中中国市场不会超过60万台,但仅仅重庆一地的目标就是要建成30万台服务器的云计算中心。

“现在是卖工具的热,买工具的买来高级工具,雕刻的却是一些初级产品,还不一定有人愿意要。”田锋指出,按照摩尔定律,IT产品两年性能翻一倍,价格下降50%。也意味着,建成的云计算中心如果不能充分利用,很快就会贬值,“唯一还有升值空间的可能是楼房和土地投入。”

或许数据更能说明上面的逻辑。云计算应用成熟的美国,在经历了需求暴增期之后,数据中心的数量从过去1100个削减到现在的300个左右。高工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拥有58.8万个数据中心,2011年新建的数据中心近6800个,其中还不包括各地正在规划的云计算数据中心。

各式各样的“造云运动”

刘佳

和一年前相比,北京云基地内的企业数量已经增长一倍。目前,包括操作系统、服务器、存储和终端等产业链企业及各类应用在内的相关企业已达到14家。

“北京市原定自2013年起全力推进产业化发展的计划,已经具备提前启动的条件。” 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对外界透露。在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云基地内,田溯宁带领的宽带资本自2010年8月开始先后投资了多家云计算产业链上下游的创业公司,其中天云科技已经推出和IBM一争高下的中国首台云计算服务器,友友则是国内少数几家拥有具备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云计算操作系统产品的公司。

云基地是北京打造的“祥云工程”中示范基地之一。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姜桂平称,目前祥云工程已有近百家企业参与,预计带动芯片、系统集成商、服务器生产商、数据中心等多类企业转型提升云计算服务,相关收入达到150亿元以上。

不过,并非每个布局云计算的城市都如此顺利。当各式各样的“造云运动”出现,“说云说物说概念,骗钱骗地骗政策”成为一些城市云计算的“另类”写照。

“政府对于云计算企业的用电、用水、税收等配套设施都有一定的优惠和扶持,确实有一些企业找到政府,以云计算的名义实则开发房地产。”赛迪顾问IT系统产业研究中心总经理梁潇对《第一财经日报》说,这种情况尤其集中在规模较小的城市,当地的网络基础设施并不完善,当地对于“云”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不少企业云计算投资其实另有目的。

他举例称,某个100万人左右城市做社保系统,其实对计算的能力要求并不太高,只要用普通服务器就能实现,但为了做云计算,当地政府买一两台价值2000万左右的小型机,再带上十几台服务器,其实连5%的计算能力都用不到,大部分资源都浪费了,云计算中心成了形象工程。

中投顾问IT行业研究员李方庭认为,“造云运动”的背后不仅仅是圈地建房,更是缺乏实质内容的“规模”攀比建设,这样缺乏具体云计算运用研发的规模化建设将难以达到建设云计算的真正目的,只会使其发展停于表面,并承担着浪费社会资源的风险。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则担心,当各地一窝蜂上马云计算时,重复建设不可避免。“政府不要追求云计算设备的规模,云计算本身是一种绿色计算,不是比规模、比设备、比厂房,千万不要把云计算搞成第二个房地产,搞成一个高新技术开发区。发展云计算绝不能简单圈钱圈地。”

附表“多云”计划

资料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城市 云计划 目标

北京 祥云 在2015年,使“云计算”的三类典型服务——基础设施服务、平台服务及软件服务形成500亿元产业规模,由此带动云计算产业链形成2000亿元产值。

上海 云海 未来三年,将致力打造“亚太云计算中心”,培育十家年经营收入超亿元的云计算企业,带动信息服务业新增经营收入千亿元。

深圳 鲲云 到2015年,将培养10家以上国内有影响力,年收入超亿、超10亿云计算企业。

重庆 云端 力争用3年时间,把重庆的云计算数据处理中心做成国内最大的,乃至亚洲最大的云计算基地。

宁波 星云 宁波电信公布了“星云计划”,未来将投资40亿元,投放10万台服务器,建设以“云计算”为基础的统一物联网平台。

无锡 云谷 IBM联手无锡云计算中心,加强其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并搭建基于IBM云计算基础架构的“商务云平台”、“开发云平台”、“政务云平台”三大平台,着力打造全球领先的“云谷”。

苏州 彩云 通过5年时间,在“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领域形成100亿元的产业规模,带动产业链形成500亿元产值,打造华东“云计算与移动互联网应用产业基地”。

哈尔滨 云飞扬 到“十二五”末,哈尔滨科技创新城将汇集云计算企业100家以上,云计算产业产值将达到300亿元以上。云计算产业基地将成为东北地区最为完整的云计算产业链,成为东北亚绿色云产业基地。

惠州 惠云 到2015年,将形成100亿元产业规模,带动产业链形成350亿元产值,并形成技术、产品和服务一体化发展的产业格局,力争成为粤东最重要的云计算产业基地。

秦皇岛 数谷 力争“十二五”末期,高新技术产值达到450亿元,年均增长30%,高新技术产值占全区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要达到45%。

广州 天云 力争用三到五年时间,打造一批国内领先的应用示范,突破一批国际领先的核心技术,建设一批国际水平的云计算平台,发展高水平的云计算产业链,构建世界级云计算产业基地。

冒险王3d破解版

怒火战歌最新版

孤岛先锋腾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