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中国风机发展速度过快难保质量

发布时间:2021-09-14 23:35:36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当中国风机发展速度过快难保质量

中国风机发展 速度过快难保质量

从几个孤零零的示范项目,到全球风电市场的领头羊,中国风电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在风电机组关键设计技术依然依托欧美,风电机组的检测认证体系还不健全,风电场缺乏长期运营维护的经验之下,中国风机质量大考才刚刚开始。

风机倒塌事故频发

着火、倒塌 急速发展的中国风机正在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连续近十台风机倒塌,堪称 风难 。

最近的一起事故发生在甘肃酒泉。华锐风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锐)的一台风机在通电运行之前的设备调试中轰然倒塌。事实上,今年4月起,风机倒塌、着火的消息就开始陆续出现在一些风电论坛上,而推倒年度风机事故多米诺骨牌的是东方汽轮机有限公司(下称东汽)。东汽是国内火电、核电发电机装备制造业的老大,在国内风机整机厂商中排位第三。

在事故频发面前, 风驰电掣 发展的中国风机悬在空中。

1月24日,宁夏天净神州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一台东汽风机倒塌,被视为今年第一起风机事故。此后,华能通辽宝龙山风场的东汽风机、辽宁凌河风电场的华锐风机、大唐山西左云风场的风机先后出现倒塌。

事故不止倒塌,不止涉及国内风机。4月17日,内蒙古辉腾锡勒风电场,一台苏司兰能源集团制造的风机由于一个液压联动部件注油过多,引发机舱起火。

细数事故风机厂商,除了苏司兰是印度血统,国内整机制造的前五名几乎都未能幸免。其中,华锐、东汽属于国产风电设备制造业的第一梯队,与国际风电巨头维斯塔斯和GE一样,都是全球风机制造十强。 倒机是风电发展中最严重事故。 中国风能协会副理事长施鹏飞说。据了解,风机质量出现的问题还包括:风机叶片、主轴断裂,电机着火,齿轮箱损坏,控制失灵以及飞车等。

相关人士透露,风机事故已引起高层关注。11月,国家能源局开始专门的风机质量调查。 这是国家能源局第一次针对风机质量的全面调查,以往各类故障的叫法五花八门,调查可以(帮助)建立起一套故障编码体系。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处处长梁志鹏说。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在国家能源局授权之下,中国风能协会就发起了一项覆盖全行业的风机质量大调查。据了解,国家能源局发文给风机制造商、风电场、开发商以及各地发改委,要求上报设备可利用率、发生过哪些事故等。

中国风能协会相关负责人证实,汇总工作已经结束,现场调查但终究塑料件气味不合格的情况和照会企业仍需时间,风能协会正在着手编写的报告,有望在近期完成,并上报国家能源局。

除了书面调查、现场调查,能源局还组织风能协会和部分专家,分别约见主要风电整机厂商负责人。约见名单中,既包括国内主要的整机制造商金风、华锐、东汽、浙江运达、国电联合动力、广东明阳和湘电等,也包括维斯塔斯、苏司兰等外资厂商。

是谁制造了事故风机?

2010年的系列倒机事故中,东汽独中三元。东汽风电事业部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坦承,除上流传的两起事故外,今年5月,中国广东核电有限公司在吉林大安风电场的一台风机倾倒,症状、事故原因与前两起类似, 风电占发电设备业务的一半,我们受倒机事故的影响明显。 上述东汽人士表示,来自业主的订单已经减少。最近哈密张北350万千瓦风电设备特许招标项目中,东汽无一中标。

早在风机事故集中披露之前,就有质疑华锐风机质量之声。据国内媒体报道,国内三大风电开发商之一的龙源电力,曾因华锐风机的质量问题,减少了给华锐的订单。

华锐副总裁陶刚说, 不仅是华锐,龙源给其它整机厂商的订单也减少了。

10月27日,积极筹备上市的华锐,原定的 过会 计划被证监会临时取消。外界猜测此举与华锐风机质量问题有关。对此,陶刚解释说,过会延迟在企业上市过程中很常见,因为 华锐需要补交一些材料 。12月6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公告称,将于12月10日召开发审会,审核华锐风电的首发申请。

有图为证的另一起事故,冒烟风机属印度能源巨头苏司兰。 起火是因为液压联动装置里的油太多了,所以这起事故无论如何都不是设计或产品本身的问题。 苏司兰发言人告诉南方周末。

两年前,苏司兰卖给美国约翰迪尔公司的风机,出现叶片断裂和其它技术问题,其在美国股价大跌。了解当时情况的业内人士透露,因为事故 苏司兰2009年没能从美国拿到一笔订单 。

东汽风电事业部一位技术人士告诉南方周末,内蒙古东汽风机事故发生后,东汽紧急组织了业内专家调查事故原因,并对1800台东汽风机做了排查。经认证,东汽风机的设计没有问题,但排查发现,存在蓄电池无电状态的风机还有14台, 接近1%的比例 。

两台出事风机运行了一年,一般来说风机每半年就要做一次维护,但大家都急着抢发电量,很多细致的调试工作没到位。 上述东汽人士表示。

目前,东汽风机事故的最终报告已经完成,即将提交业主。东汽风电事业部总经理任家福说,事故是很多因素的偶合,很难归结为某个单一原因,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过程中的问题 。

注意到,酒泉倒机事件,被归结为通电之前安装操作不当在今天的复合材料技术条件下。华锐副总裁陶刚表示, 与风机本身没有关系 。这也得到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的认可。他说今年的几起倒塌事故,主要不是因为国产风机的质量问题,而是施工过程中的操作不当。 机械产品不可能百分之百完美,但不能出现颠覆性问题,比如倒毁。 金风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相明认为,合格的风机在设计上就应该考虑到,即便个别零部件出现问题,或者不按规程操作,倒机也是可以避免的。 对风机设计和运营经验的积累,也是核心技术,但这需要时间。 王相明表示。

风速度VS中国标准

过去4年里,中国风电堪称 风驰电掣 。2009年底,中国累积装机容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二,而当年的新增装机容量已是全球第一。

3.1大负荷弹簧压力实验机的现状

产业的突发性增长,我们的准备不足。 东汽风电事业部相关人士坦承, 但不使劲追赶市场又不行。

施鹏飞回忆说,风电装机最火爆的时候,用户甚至到总装线上催机器,装好一台拉走一台。事实上,每台风机都要经过逐台调试才能并,这个过程需要一到两年,无法做到当年安装当年发电。

前年、去年安装的风机,今年正好开始出问题。 施鹏飞说。金风副总裁王相明也表示,在风机的生命周期中,运营的最初几年 最容易出问题 。

与国内动辄以累计装机容量和新增容量为傲不同,国际风电先行者们更看重度电成本。 我们始终认为在风机20年的生命周期里,风机可靠运营和有效降低度电成本才是帮助客户实现效益的关键。 维斯塔斯公共关系负责人陈锦华说。

度电成本是指一台风机在其生命周期中(通常为20年),综合制造、发电、维护所有的成本,分摊在一度电上的成本。

我们相信,基于生命周期的成本才能代表风机的真实成本。 苏司兰发言人告诉南方周末。这些成本包括风机的质量、运营表现以及服务和维护成本。苏司兰希望中国的风电业主改变采购决策2月14日时考虑的核心因素。

注意到,风电事故发生后,开发风电的央企鲜有批评。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看来,这主要是大型能源央企发展风电的兴奋点在于圈地、圈资源,以及由提高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带来的 业绩 。

风电业内人士透露,华能一位高管曾在内部交流中表示,央企 愿意分担国产整机制造业成长的成本 。2009年,央企风电装机占已建成的风电装机比例的72%。

而对于真正开发风电的业主而言,频发的风机故障、动辄上千万的高昂风机成本,让投资者们不得不关注风机质量。国内最大的风电开发商龙源电力总经理谢长军就在不同场合表示,如果没有安全可靠、质量过硬的国产风电设备作支撑,中国风电快速发展将难以为继。

中节能港建风电公司副总经理赵东生表示,港建的主业就是风电, 根本亏损不起 。 从国家层面上,是不是应考虑制定风机产品的准入标准,让更多的合格产品进入到市场上来?

东汽风电事业部的技术人士亦表示,目前国内的风机生产厂商,普遍遵循的是国际电工委员会(IEC)的标准和德国劳埃德船级社标准(GL),但针对风机生产,并无 中国标准 。国内的《风电并技术标准》是针对风电上而制定的,对机械部件的装备工艺、密封设计、抗冲击力等也并无规定。

在风电机组关键的设计技术依然依托欧美,风电机组的检测认证体系还不健全,风电场缺乏长期运营维护的经验之下,最近,科技部、工信部分别放出政策信号,对风机的单机容量提出了要求。风机设备大型化成了下一个竞赛领域。

李俊峰对此表示不太理解, 选择什么机型有关系吗? 他反问, 不是企业不冷静,是政府不冷静。

在中国风机厂商开始跑步迈向更大功率风机,并打算扬帆海外市场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将是产品质量的大考。

100KN微机全自动弹簧拉压试验机
150KN微机控制电子式卧式拉力试验机
50kN电缆芯拉力试验机-电线电缆拉力测试仪
5kN高温电子万能试验机